EP13.雞排妹文案觀察Part1:你為什麼不道歉?

woman s silhouette photo during sunset

之前雞排妹事件鬧得沸沸揚揚,觀察整個事件過程,我發現雞排妹要的就是一個道歉,她未得得到一個道歉,不惜到記者會對峙,當被驅離時,她更堅持表態:我是當事人。
雞排妹堅持要一個道歉,而同為當事人的翁立友卻顯得支支吾吾,一開始拿媽媽出來動之以情、後來更拿未來的老婆小孩希望軟化大眾的心,但是偏偏大眾不買單,反而還被說在對大眾「情緒勒索」。


這讓我不禁想:「為什麼要一個道歉這麼難?」


道歉,不是用來判決對錯的


這個提問,讓我回想到前幾個月,一名網友問:「我跟家人吵架,沒有誰對誰錯的問題,只是彼此角度不一樣,但是我承認自己口氣比較差,我想和好,但是不想道歉,我可以怎麼做?」
我後來跟他說,我覺得不需要針對事前的對錯道歉,但是可以針對口氣不好的事情道歉,道歉的理由是因為嚇到你了、造成你不好的感覺,雖然我不是故意的,我是沒有惡意的,但是你確實受到傷害,所以我道歉。


道歉可以是為了珍惜對方、心疼對方而展開,而不是你對我錯,所以我道歉,如果我們可以把道歉更廣義的解釋,其實道歉也是一件充滿愛的事。


反過來思考雞排妹事件,我覺得雞排妹在回應驅離時,表示:「我是當事人。」我喜歡這個說法,因為相較於受害者,這個說法裡並沒有指責,而是就事論事,包含著雞排妹願意跟你面對面釐清事件,意味著:「如果真的是誤會也沒關係,講開就好的。」這樣的含意。


反而翁立友直接說自己是受害人,反而格局變小,覺得雞排妹跟翁立友的溝通無法對焦。

把道歉的意義精緻化

現今網路發達,在網路上用文字溝通的機會很多,而機會一多,更難免會發生爭論或誤會,若是真的發生了誤會,發生了不愉快,可能是用字遣詞不當,可能是詮釋角度傷人,我覺得我們都不用那麼排斥道歉,而是要精緻化道歉的意涵,好好地針對不舒服的點表達你的善意,很多誤會就不需要持續地被放大。


直面道歉,反而羈絆更穩固

有些人會覺得:不一定要道歉,只要轉移焦點,把氣氛變好就好。但是我覺得要看事件的嚴重性,如果已經牽涉到嚴重誤會,或是裡面有某些關鍵沒有被釐清,甚至沒說清楚未來可能會造成更多引爆危險,我都建議直面道歉,講清楚你的感覺、意圖,這樣會比起雙方不講清楚,把對方的惡劣想像無限上綱、或是各自猜測彼此可能的心態,把一切講開,讓雙方看見真實的自己,關係也才能真實的進展,而擁有更堅固深厚的羈絆。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