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P22.你習慣貼自己標籤嗎?聊一下心情與《靈魂契約》這本書。

EP22.你習慣貼自己標籤嗎?聊一下心情與《靈魂契約》這本書。

其實上個禮拜,我一直在消化一個情緒,如果把情緒爆發當下當成發酒瘋,那個天睡醒時的抑鬱感大概就是一種情緒宿醉吧。凡是不是學到就是賺到,剛好情緒的震盪,也讓我藉此觀察內在情緒消化的過程。


事情有點複雜,總之在爭執一件事情的過程裡,直接沒有針對事件本身討論,而是被攻擊你的經歷、年紀等等,讓我覺得很不被尊重,總而言之就是覺得被貼標籤,於是我立刻劃出界線請對方針對議題不要人身攻擊,但是之後感覺仍不舒服。


情緒消化的過程,其實不會是一瞬間的


更多時候是拼拼湊湊的理解,很多思緒會逐漸地在生活的某些片刻浮現出來,在你以為你已經好了的時候,某些事件的片段會再度湧上心頭,某些對話、某些帶著刺的意圖,都會突然間的浮現出來,隱隱作痛的地方,就是這次的考題,我花了很多時間靜靜的,就只是靜靜的,給自己多一點餘裕,多一點呼吸的時間,點一盞薰香,看著裊裊白煙升起的形狀,思緒也飄盪到遠方,然後又倏地回到當下。


其實一開始是覺得有點悲哀,悲哀的是這個世界為什麼真誠對話都那麼難?雖然秉持真誠,但是總會遇到那些厭惡真誠的人。


剛好上個禮拜看到浪客劍心真人版電影完結篇要上映的消息,又讓我回想到這部作品的主角:緋村劍心。

身為幕府時代幫助明治維新的殺手,劍心有了劊子手拔刀齋這個令人聞風喪膽的名,革命結束後他銷聲匿跡,帶著逆刃刀行走江湖,因為這把刀他常被笑,覺得他太天真,刀不見血怎麼可能,也常挑戰他的底線,逼迫他讓刀劍血,但是他總是堅持用這把刀,自始至終。


劍心拿逆刃刀不是因為他太天真,而是因為他知道人命的重量,所以寧願涉險也不願再殺人;反觀這個世界,有時候說出一些溫柔的話,常常是會被攻擊的,甚至被瞧不起的。


如果沒有變成大人你就有罪


「你太天真」、「你太單純了」、「你太幼稚了」彷彿要傾一切的力量,也要打倒你的天真與單純,拼命的逼你變成大人,如果沒有變成大人你就有罪。


但是我想說的是:「真誠不是幼稚是選擇。」我從很小的時候,到長大以後,常常有人說我是一個真誠的人,但是認識我的人都知道,其實我曾經很長的時間,活在很複雜的世界,情緒勒索是什麼我再清楚不過、永遠被最世故的標準檢視著、審判著,連被肯定都是很奢侈的。後來我的一個朋友告訴我:「你的經歷也許是為了讓你可以療癒別人。」所以,我常常在解決他人提問時,被稱讚很有同理心,其實不是天生,而是因為很多故事都是我經驗過的難題。


我也曾經活得很世故,連我的朋友都覺得我變了,但是我花了七年的時間發現,我不喜歡這樣,我就是個單純的人,用世故的眼睛去看待這個世界變得很乏味,所以單純是我的選擇,我還是想要用純粹的眼睛去看世界。真誠指的不是傻,很多惡意花招我還是看得出來,但是我還是想要讓世界更溫暖一點,想要這麼努力著,一如錄下這一集集的音頻,也是想著可以支持一些人,讓生活更有力量。


想想,既然是我的選擇,那接受考驗也只是理所當然。當我選擇真誠溝通,卻換來輕鄙與無理的話,似乎我選擇不世故,不選擇完全相信輿論就是有罪的,瘋狂地幫你解釋,瘋狂地說你一定是怎麼糟糕無能的人,瘋狂的貼你標籤。


這也讓我思考著,人為什麼那麼喜歡貼別人標籤呢?


標籤可以減短理解的時間


我想應該是因為這樣可以縮短思辨的時間吧,貼標籤就等於越過論述與辯證,直接給一個對號入座的答案,好讓自己可以繼續相信,自己所相信的那個世界。


萬一思辨與論證後發現,事實跟自己想的不一樣,那反而麻煩,因為這樣自己相信的世界就不能繼續相信,也不能夠享受自己是正確的,這種愉悅。


人是「必須相信自己是對的,才能活下去的動物」


所以無論什麼事情,不管好壞都要給自己理由,還記得有一本書叫做《靈魂契約》裡分析到,人在遇到情緒困境時,因為不想要經驗痛苦的感覺,就會給自己的痛苦經驗一個理由,例如遇到車禍父母雙亡很痛苦,所以告訴自己,因為我是沒人要的孩子──只要相信這個理由,那痛苦就可以被擱置,但是取而代之的代價,卻是生命裡需要被一次一次證明「我是沒人要的」,必須要反覆證明,否則舊傷就會發作,我想這樣的情況或多或少就是一種,自己貼自己標籤的過程,我們也透過貼自己標籤,來省略消化情緒、思考真理過程必然遭受的痛楚。

所以如果不想要貼自己標籤,那就要去消化沒消化完的情緒,如果要撕掉已經貼上的標籤,那就要回去把逃避的感受重新體會完。


如果是你,你會選擇哪一個呢?


可以確定的是,眾人之所以愛貼別人標籤,可能是因為他自己身上,也被自己貼了許多標籤吧。
本集書單《靈魂契約:五個步驟解除身心受困的枷鎖,打造健康的靈魂系統,完成你今生要學習的課題》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