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友誼:逢魔時刻有幸同行

連假細雨,久違的深夜外出。

新冠肺炎爆發的這兩年,已經鮮少這樣外出的次數,但是這次卻外沒有考慮就答應邀約,因為是老朋友的邀約。

許久不見,感覺如常親近,見面才發現,原來跟有默契的人相處,就算講的都是沒有邏輯跟營養的話,都可以為你補足滿滿的能量。

前些日子,真的累到枯萎,每年固定一次見面,卻因為新冠肺炎期待見面又失望,後來終於可以聚聚,見面之後覺得很奇妙,明明我們都跟平常依樣,沒有講什麼特別的話,只是坐在一起,說些傻話,竟然可以如此療癒。

連假的第一天,很意外的高雄很冷,下著細雨,晚上要預計要去看舞台劇,時間剛好撞到老友來高雄的日子,於是先看了舞台劇,看完之後快馬加鞭地趕去赴約。

老友說不要勉強,安全第一。

怎麼可能勉強呢?畢竟身為兩年新冠肺炎無法團聚的受災戶,難得的重逢,能多聚些時光,當然就多聚些,都嫌見面次數少了,怎麼可能勉強呢?尤其是我知道,老友目前的生活也很緊湊,壓力更大,能來一趟已經是很幸福的事了。

在下雨的夜晚,先騎著車在高雄的到街道跑,這天氣真是要巧不巧,難得高雄下著雨還那麼冷,然後我突然想起好幾年前,老友來高雄過夜的那次,騎車載她去搭高鐵的路上,也是下著噢,鞋子濕了,她說沒關係,這樣很青春,真好!

再近一點的雨天記憶,是老友低潮著時候,我貼了青峰的歌《下雨的夜晚》給她:

誰都別問 都別勸你要聰明一點

雨停了 我還在這裡

受傷了 誰都會哭泣 哭完了 別否定過去

快樂的 美好的 都還在這裡 等著你

現在想起來,真是慶幸我們熬了過去,所以才有快樂的、美好的今夜在等著我們,雨天真是百感交集的日子,發生那麼多事,深刻的開懷的都是。

逛完之後,在超商坐坐,才知道高雄夜晚的超商如此熱鬧,客滿的坐位,一杯一杯的啤酒跟關東煮,還因為人太多,我們換了一間,一起簡單的吃喝,某女孩喝著過甜的啤酒,我則是吃著沒什麼味道的義大利麵晚餐,有一種微妙的感覺,就覺得跟同類相處,就算只是吃著便利超商的食物,下嚥太甜的酒,都是如此享受。

聊得天花亂醉,聊那些人鬼難分的職場鳥事,一起笑那些生活裡所遇到的經典反派角色,笑嘆世界的變化快速的,讓人哭笑不得,卻又屏息以待。

老友很貼心的提早帶了生日禮物,因為有點早,我出乎意料的不知道該說什麼,心裡是很溫暖的;其實她送我的禮物,從第一件到現在每一個禮物,我都好好的留著,雖然我總是靜靜地收下,沒說太多,應該說我這種人感動跟開心時,反而是安靜的,但是其實我都知道,我都珍惜,每次見面每次都想著,我真的是個蠻好命的人,能夠有懂自己的朋友,有默契的相處,不用擔心誤會的對話,還沒說出口就被理解的心情,每次我都覺得衷心感謝。

這算是閨密嗎?有人問過我,我仔細想想,我不稱老友為閨密,閨密比較像某種生活的親密,而我們卻是不可言說的默契,那不一樣的事情。

我們約好第二天要一起午餐,因為很晚睡又很早起,其實精神有些恍惚,但即便如此,還是奔赴前往,這類見面是一種滋養,一種感動,其實跟我熟的人會知道,如果你只看到熱情的我,代表你跟我不夠熟,我在自己人面前常常是,比起說話更喜歡靜靜地聽,享受彼此相處的空氣。

聊著聊著,然後就開始回想,大學時期一起在宿舍裡的那些傻事、眼淚、半夜不睡做卡片、參加社團,還有那些小紙條,那些矛盾跟傷感與化解,其實我真的是蠻好命的人,能夠擁有這些,我衷心感謝。

逢魔時刻是日本的說法,看過《妳的名字》電影的朋友都會知道,即黃昏時刻,此時天色漸暗,晝夜交錯,在日本文化中被說是會遭逢災禍,或是容易遇到魔物(妖怪、幽靈)的時刻。

我都笑現代根本是逢魔時刻,百鬼夜行,怪事見怪不怪,發狂的人們與發狂的天氣,什麼都可能發生,原有的一切紀律都已失去,沒有規律沒有準則,我們在狂風驟雨裡奔跑,所幸有一起跑的人,已經是幸福。

在這種逢魔時刻,可以跟順眼的人一起吃一頓飯,讓新冠肺炎打亂的如常,再次成為日常,是最好的充電

跟順眼的人一起,吃點喝點聊點,感覺內在的精神就逐漸的復甦,活著,有懂你的人,真好。

於是繼續努力有了意義,為了讓這個美好,繼續下去。

言酒後記:記錄每一次人生片刻的體驗,把感覺寫下來,把想法寫下來,把觀點記錄下來,把對自己的意義寫下來,這些都是文案寫作的基底,流動的情緒是文案寫作的配樂,好好記錄放進靈感的抽屜,才不會靈感到用時方恨少,對吧?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