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靈感抽屜 13年的梅子

13年的梅子

by 言酒Jessie

這是一顆13年的梅子,慢慢的品味,沒有侵略感的酸,沒有搶戲的死甜,凝視著嘴裡的滋味,這過程有說不出的療癒。

這梅子,一開始是很酸的,隨著時間發酵,轉化了難以忍受的酸,變成了順口的酸甜。

這個過程,跟人生某些片刻很像。

這個月,我失控般的忙碌,同時失去一個超過二十年的摯友(物理上的那種),我想要在這個月的最後一天,記下這段日子的心理狀態,為了療癒我自己。

有人說這段自我療癒的過程,寫出來,對別人會有幫助,所以就寫了,剛好之前有人問如何透過書寫情緒,來照顧自己的內在,這篇的寫法也許可以參考。

我很喜歡凝視這個詞

因為代表著對一件事情的尊重態度,無論人生裡的快樂還是痛苦,都有凝視的價值。

最近有點亂了腳步,一直被主線任務推著往前進,腳底卻踩得不踏實,扶著的,沒有根的。

歸根究柢的原因,大概是,沒有時間消化情緒,來不及去感覺喜不喜歡,感覺任何感覺,而是只有應該做,而必須去做。

我不討厭那些事,但是卻對節奏吃不消,這陣子像鴨子划水一樣,表面看起來可好,但實際上蠟燭多頭燒,家庭、工作、健康、環境都是,加上已經很忙正忙鄰居又開始施工噪音,發出連電話都很吃力的噪音,於是壓力焦慮在靈魂某處畫下深深淺淺的痕跡,我甚至可以看到那痕跡是深紅色的,有點寬偏長,兩旁有類似燒焦的黑,中間是發炎的嫩肉,正因為接觸到空氣而刺痛顫抖。

那傷口無法忽視的存在感,讓我必須停下來凝視那個痛,痛是來自於焦慮不安跟完美主義的壓力,形塑出的印象。

而在壓力臨界點稍微舒緩的之際,緊接而來的是摯友的猝逝,心裡空蕩蕩的,是第一天的感受,沒有太多回憶的畫面,時間就這樣停滯下來。

 

「人從出生開始的一切回憶都是限量版,等到結束那天,就變成絕版。」

 

當我終於意識到,一切回憶已成絕版時,眼淚掉了下來。

那種痛,是反反覆覆的,有點像是被拔了一顆牙齒,那裏空了,就算你裝了假牙,你永遠知道那裡曾經是什麼。當一個人是物理世界消失,心裡空了,那個空虛的感覺,無法透過填補什麼,去彌補,只能任由自然的,慢慢癒合。

心傷治癒過程,跟肉體傷口差不多,眼淚就是靈魂的組織液,為了排除讓心疼痛的情緒,而不斷的流出,一段日子後,你會發現,心雖然會痛,但沒那麼痛,就好像結痂一樣,眼淚也不太流了。

凝視我內心情緒的運作,凝視傷口,找到哪裡在痛,這就是我的自癒之路,凝視就是力量,看清楚內在發生的,就會擁有再生的力量。

雖然說只要凝視便足夠,說的容易,但是一點也不容易。接住自己的墜落,接住工作、該怎麼兼顧,至今我也說不清楚,但只能全力奔赴,縱使造成身心巨大壓力,至少我能說,我已盡全力。

幸好,我在乎的,我努力守護的,被世界的溫柔照顧的好好的,我也該照顧我自己了。於是在疲憊疑似中暑的午後,在麻痺自己之前,給自己一點安靜的時間,不為俗世繁忙,凝視心裡堵住的部分,釋放流動,寫下這個紀錄,也是尊重的展現,尊重自己經歷的,付出的,好好感受這個過程,自然放下,讓痛苦自然痊癒。這是我這種高敏感人永遠的課題,要如何安住自己是很大的課題,感覺豐富是優是劣,全靠如何駕馭,這就是高敏感的自癒之道。

這顆13年的梅子,凝視當時口中的滋味,凝視著現在心裡的滋味,單單凝視,就能撫平一切。

謹記某段時光,失去了很重要的東西,心很酸,但是隨著時間發酵,願那入骨的酸,也能像梅子般,轉化成順口的酸甜。

 

梅子提供:澐之尚

You may also like

Leave a Comment